全国特大制毒案 特大制毒案件

一起案件的成功破获,彻底摧毁了一个跨四省的毒品犯罪网络!近日,中国禁毒微信转发了央视报道《打击毒品犯罪:“清源断流”筑防线》,今天,我们带您一起了解报道中这起制毒案件破获的细节。

在很多案件中,制毒团伙为了掩人耳目,都会将窝点设在偏僻处。湖北荆州,一个嚣张的制毒团伙却决定反其道而行之——从境外请回制毒技师,藏身在城市闹市区秘密“点火”制毒。

“再晚一天,这批毒品将投入市场。”办案民警说。

在湖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指挥下,荆州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历时近两年,与毒贩斗智斗勇、分秒必争,终于赶在毒品流入市场的前一晚,集结数十名警力捣毁该制毒窝点,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收缴毒品3.8公斤,毒品半成品及制毒液体18公斤。据估算,这批毒品如果流入市场,市值将超过500万元。

2021年12月10日,随着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槌落地,该贩卖制造毒品案一审宣判:主犯赵某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主犯陈某和王某被判处死缓;从犯庞某被判处无期徒刑;另外4名从犯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疑点丛生的转账记录

2019年年初,荆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收到湖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转来的案件侦办线索,称长期居住在境外的荆州籍男子蔡某与国内有频繁的资金往来,且数额巨大。同时,此人还经常把一些包裹从境外邮寄到荆州。

湖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初步调查发现,蔡某很可能涉嫌跨境贩毒,要求荆州警方对此人的资金往来情况以及社会关系进行深入调查。

很快,一个名叫郑某某的女子进入荆州警方视线。这名看似普通的家庭主妇,每月定期给蔡某汇款,且数额巨大。可警方分析郑某某的行动轨迹和社会关系,发现她并不像犯罪嫌疑人。

这名女子背后还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巨额款项来自哪里?打款的目的又是什么?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种种线索指向了郑某某的前夫赵某。此人社会关系复杂,没有固定职业,但平时出入有名车,日常开销与经济收入明显不符。

郑某某与赵某虽已离婚多年,但仍来往密切,每次郑某某汇款前后,赵某都会频繁联系境外人员。警方怀疑,赵某很可能涉嫌跨境贩毒,郑某某频繁转账的背后,可能是赵某在指使。

经查,42岁的赵某,是荆州市荆州区人,有涉毒前科,反侦查意识极强。民警在侦查中发现,赵某不仅作案频繁,且每次交易量较大,活动区域涉及潜江、汉川等地。但他从不露面,每次交易毒品都派不同的马仔前往,联系方式也是不停更换,甚至安装变声软件,伪装各种声音混淆视听。

警方判定,在赵某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贩毒网络,于是决定继续循线深挖,严密监控其手下马仔的行动轨迹。

全国特大制毒案 特大制毒案件

警方捣毁的制毒窝点现场

两次失败的毒品交易

2019年5月的一天,警方发现赵某手下的马仔于某与湖北省荆门市涉毒人员张某联系频繁。

5月9日,张某和一名同伙驾驶汽车从荆门出发,开往荆州市主城区方向。很快,两人将车停在了荆州城区一家医院附近。与此同时,于某走出酒店,朝着医院方向走去。

警方判断,于某和张某很可能决定在人员众多的医院附近进行交易。

“医院人员比较多,我们当时也不确定嫌疑人有没有携带武器,最后专案组决定迅速实施抓捕,以免对群众造成影响。”荆州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办案民警说。

经搜查,警方在张某等人车中找到6000颗麻古和现金12万元。

“别人找我购买毒品,我就电话联系赵某,问他手上有没有毒品,是什么价格。”“商量好数量和价格后,赵某也不会和我直接见面,而是安排手下的小弟给我送货。”“他的毒品应该是从境外运过来的,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上家。”根据于某的指认,其毒品来源正是赵某。

手下马仔被抓后,赵某变得低调起来。之后一段时间,赵某开始深居简出。不过,他并没有断了和境外可疑人员的联系,同时跟湖南、广西、四川等地的人员有密切联系。

侦办民警意识到,赵某在短期内可能不会采取实质性行动,他要避开这个风头。“他不会因为手下马仔被抓,就放弃这个勾当!”民警没放松侦查力度,继续耐心观察赵某的动向,等待他下一次作案。

几个月后,民警敏锐地发现,赵某蠢蠢欲动,开始联系湖南永州和湖北荆州两地的涉毒人员,并安排熊某和郑某两名马仔前往湖南“拿货”,然后再运到荆州贩卖。

2019年11月,熊某和郑某前往多家银行取出大量现金,乘车前往湖南。专案组决定在其取到“货物”回荆州与赵某交易时实施抓捕。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这笔交易却迟迟没有动静。原来,熊某和郑某前往湖南进行涉毒交易时,已被湖南永州的警方当场抓获。

两次交易失败,赵某损失巨大。荆州警方猜测,此时的赵某要么彻底放弃毒品买卖,寻找其他挣钱渠道,要么孤注一掷,用更大的投入实现快速回本,弥补损失。

赵某选择了后者。

从境外寻觅制毒技师

2020年3月,赵某与最得力的马仔一起订了前往云南的机票。专案组提前布控,发现赵某和马仔从云南前往境外,然而从境外回来时却是两手空空,似乎没有进行毒品交易。

赵某回到荆州后,突然从原来的住所搬了出来,重新租了几间公寓居住,平时驾驶的车辆也更换了,又通过物流收取了两台压制药片的机器。侦办民警意识到,赵某此前从云南西双版纳去往境外,可能是去咨询制毒的技术。

侦办民警分析,经过两次交易失败,赵某元气大伤,已没有足够的资金去购买毒品了,极有可能想亲自制毒。

狡猾的赵某租了3台车,每台车都被在不同时间派往不同的地点。案件专班连续奋战多日分析3台车辆活动轨迹,锁定一台前往宜昌三峡机场的SUV有较大嫌疑,最终排查锁定赵某的马仔庞某(男,35岁)。

行动轨迹显示,庞某于2020年6月15日飞往云南昆明,在6月16日晚10时许飞回武汉天河机场。来往近3000公里,一天时间就返程,是不是已接到技师?还是赵某为了扰乱警方侦查方向,故意放出去的诱饵?

专班民警通过信息研判,发现与庞某航班同坐的一名男子王某有重大嫌疑。通过深挖,王某有涉毒前科,专门在境外从事制毒。

鉴于案情重大,在荆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及相关警种的指导和支持下,此案被逐级上报为公安部目标案件。警方决定限期侦破此案,决不能让这批毒品流入市场。

全国特大制毒案 特大制毒案件

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

巨额用电单锁定制毒点

经过一系列的综合研判,民警锁定位于荆州古城东门外的一个小区,该小区有上百户居民,排查工作稍有疏漏,就有可能打草惊蛇,让此前所有的努力前功尽弃。警方决定以静制动。

民警蹲守发现,位于该小区某单元3楼的住户,天气炎热却门窗紧闭,有时屋里的灯通宵都亮着,早中晚都在点外卖,从未见人走出家门。通过查看该住户的用电信息,发现其用电量是平常住户的十余倍。

“制毒窝点必备烤箱,用电必然激增。门窗紧闭是防止制毒的臭味传出来,由此判断该住房应为制毒窝点。”办案民警分析道。

为掌握该窝点制毒原料来源和组织框架,力求一网打尽,案件专班决定按兵不动,对制毒窝点进行24小时暗中布控。多名民警两班倒,备足餐饮和日常用品,吃在车里、住在车里,紧盯着制毒窝点内的一举一动。

这一蹲守就是近一个月。

2020年7月27日,民警获悉,湖北潜江人陈某将为赵某送来制毒原料。陈某曾因制毒被判刑11年,刚出狱不久。

收网时机已到。专案组抽调30名精干警力,荷枪实弹集结出发。一组警力布控在赵某住处附近,一组警力布控在制毒窝点周边。

“陈哥好!”7月28日凌晨,一辆轿车缓缓驶来,陈某和一名马仔提着两个袋子下车,赵某从屋内走出笑脸相迎。3人在屋内完成交易,交谈片刻后准备离开,数名民警火速将3人当场制服,从袋中收缴咖啡因等制毒原料近10公斤。

制毒窝点这边,庞某和王某察觉不对,下楼准备逃跑,正好被民警合围抓获。制毒窝点内的情景让民警大吃一惊,不大的房间内堆满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铝制、塑料容器,容器内墨汁状液体和酱色膏状固体,散发出强烈的刺鼻气味,停留片刻就让人双眼流泪、呼吸不畅。由于担心气味泄漏和噪音,房间门窗都是用很厚的海绵布密封的。

“第一批3万颗麻果已制作完成,正准备投放市场。”王某交代,他一直在研制配方、改良工艺,第一批毒品已制作完成。此次购买原料,是准备大展拳脚,进行大批量生产。

荆州警方顺势出击,在云南、湖南警方和湖北潜江、孝感警方的支持下,在多地陆续抓获多名贩毒下线。

根据赵某及其手下的相关供述,警方深入调查掌握了境外人员蔡某涉嫌跨境贩毒的相关证据,并且通过相关警务合作机制将其成功控制。

据介绍,此案是荆州区警方在打击本地制造贩卖毒品案中,缴获毒品数量最多的案件。案件的成功破获,及时切断了一条从境外到云南再到荆州的贩毒通道,有力打击了一批盘踞在荆州的制贩毒团伙,彻底摧毁了一个跨四省的毒品犯罪网络。

2021年12月10日,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被告人赵某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王某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陈某犯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庞某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几名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综合:法制与新闻、央视财经】

来源: 中国禁毒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lvhao.com/24301.html

(0)
上一篇 2023-03-03 16:39
下一篇 2023-03-03 17: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