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艳丽现状 任艳红案真正

华商报记者10月20日从当事人处获悉,在经历近四个月的等待之后,近日,山东费县人任艳红终于拿到了178万元的国家赔偿决定书。任艳红称,实际赔偿数额虽然比申请赔偿数额(675万)少了近400万,但律师已经尽了力,她对现在的结果也能接受。

任艳丽现状 任艳红案真正

2020年6月9日,任艳红在临沂中院门口

半年内邻居一家四口中毒亡

她被列为嫌疑人羁押8年

今年50岁的任艳红是山东省临沂市费县人。2011年7月前,任艳红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儿女双全,婚姻美满,生活幸福。2011年7月之后,任艳红陷入邻居被毒杀案之中,被列为犯罪嫌疑人羁押,人生轨迹自此被改写。

2011年7月5日晚,山东省临沂市费县某村村民李某某及其妻子、女儿一家三口饭后发病,送医后相继死亡,经诊断为毒鼠强中毒。此前的2011年1月8日,李某某的儿子食用方便面后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后经办案人员开棺验尸,李某某之子亦系毒鼠强中毒。案发后,警方将李某某的邻居任艳红列为嫌疑人。2011年7月22日,因涉嫌投放危险物质罪,任艳红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7日被逮捕。

任艳丽现状 任艳红案真正

任艳红被羁押8年11天

2013年6月4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任艳红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限制减刑),并赔偿受害人家属损失79万余元。任艳红不服,提出上诉。2015年10月27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判决,将该案发回临沂市中院重新审理。

2017年7月10日,临沂市中院重审后,再次判处任艳红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限制减刑),并赔偿受害人家属损失79万余元。任艳红仍旧不服,第二次提出上诉。

2018年12月26日,山东省高院以“原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存在对庭审中已出示且有争议的重要证据未作鉴定等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的情形,可能影响公正审判”为由撤销原判决,再次将该案发回临沂市中院重新审判。

2019年6月3日,临沂市人民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决定撤回起诉。2019年6月28日,临沂市中院准许临沂市人民检察院撤诉并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起诉。2019年7月30日,临沂市人民检察院以“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对任艳红不起诉。

2019年8月1日,被羁押了2932天(8年零11天)后,任艳红获释。

任艳丽现状 任艳红案真正

2019年8月1日,任艳红获释

申请国家赔偿675万余元

实际获得178万元

今年6月9日,任艳红和代理律师屈振红、袭祥栋向临沂市中院递交了675万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其中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3050013元;精神抚慰金300万元;后续治疗费20万元;维权成本(包括律师费、交通费、家属误工费)50万元。此外,任艳红还要求相关部门公开向她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任艳丽现状 任艳红案真正

2020年6月9日,任艳红(中)和屈振红(右)、袭祥栋一起提交国家赔偿申请

国家赔偿申请书递交后,任艳红一直在老家等待。期间因为各种因素,法院予以延期。近日,在等待了近四个月之后,任艳红和临沂市中院签订了赔偿协议,拿到了赔偿决定书。

华商报记者获悉,经过双方协商,临沂市中院最终决定赔偿任艳红178万元,其中人身自由赔偿金101.6万元,精神抚慰金76.4万元(约为人身自由赔偿金的75%)。协商过程中,任艳红放弃了后续治疗费、维权成本费等费用。签订赔偿协议当天,临沂市中院相关负责人向任艳红现场道歉,任艳红放弃了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的要求。

据悉,任艳红是临沂市看守所被羁押时间最长的犯罪嫌疑人,长时间被以死刑犯羁押、反反复复的庭审、漫长的等待,给任艳红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精神伤害。

对话任艳红:

赔偿款还未到账

想用赔偿款做小买卖、建房

任艳丽现状 任艳红案真正

获释后的任艳红

为什么会接受178万元赔偿?拿到赔偿后有哪些打算和规划?10月20日下午,华商报记者与任艳红进行了对话。

华商报:最近在忙些什么?

任艳红:刚刚忙完秋收,这几天没什么事,在家里歇着。老家有两亩多地,种的玉米和花生,今年收成都还不错。

华商报:家人都好吧!

任艳红:丈夫一直在外面开吊车;儿子嫌收入低,在物流公司不干了,正在找其他工作;女儿上了技校,专业与制药有关,希望毕业后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华商报:你对最终的赔偿决定满意吗?

任艳红:也就这样吧,屈律师已经尽力了。屈律师为我的案子跑了很多次,尽职尽责,尽心尽力,是个好律师,非常感谢她。

华商报:赔偿到位了吗?

任艳红:还没到账,可能正在走程序,赔偿需要财政拨款,屈律师说应该快了。

华商报:赔偿到位后,有什么规划和打算?

任艳红:儿子年龄不小了,没有房子,也没有结婚。县城的房子太贵,买不起,赔偿到位后,先给儿子在老家建房,再做点小买卖,挣点钱,家里就慢慢好起来了,生活也就好起来了。

华商报:有人给儿子介绍对象吗?

任艳红:还没有,这边介绍对象可难了,像我们这种情况,哪有人找啊。我虽然回家了,但说这说那的都有,目前还没人给儿子介绍对象,感觉案子对家人的影响还在,要完全消除,可能需要一个过程。

华商报:一些冤案当事人拿到国家赔偿后,没有合理规划,赔偿款很快就花光了,你会这样吗?

任艳红:我在监狱时,家人就给我讲过这方面的案例,我不会像他们那样做。拿到国家赔偿决定书后,亲戚和家人善意提醒过我,要从长计议,科学规划,合理使用,所以我和家人商议后决定,拿到赔偿后踏踏实实做小本生意。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编辑 董琳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热线电话029-88880000)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华商报】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染墨绘君衣染墨绘君衣
上一篇 2023-02-03 10:43
下一篇 2023-02-03 11: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