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鲁律师:仰望星空——我们将迎来一次真正的巨变和转机

赵小鲁律师:仰望星空——我们将迎来一次真正的巨变和转机

各位同仁:新年好!

今天是2023年12月31日,是2023年的最后一天,明天,我们将迎来2024年。按照我们的惯例,作为赵晓鲁所主任,我每年都会写一个新年致辞,总结我们所去年的工作,对明年工作做个展望。其实我想,我们每个人也都在心里有一本账,盘点一下2023年,我们做了哪些可圈可点的事,2024年,我们应该有哪些计划,使我们的工作再放异彩,使我们的生命焕发青春,使我们的事业更上层楼。

作为一名执业41年的老律师,我马上就会走完71岁的生命路程,而迎来72岁。我越来越欣赏七十岁以后的生命历程。我的自我生命规划,至少是到九十岁。也不能不说年纪越大,思考越深,对生命的理解也有自己的一份心得,对于律师职业也有更深的感悟。我建议我们每个人都要写一份年终总结,叫致辞也好,叫日记也好,这是一个好习惯。

此时此刻,我想到,我们赵晓鲁所成立于2007年。我本人1988年辞职下海,投身中国律师改革事业,是北京大地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发起者和组织者。2007年,我在大地所各方面都达到顶峰状态时,预见到中小所是我们律师行业的重要发展方向,于是婉谢大地所合伙人会议三次决议出面挽留,毅然辞去大地所主任和首席合伙人的职务,和马建洪律师、苏延庆律师,组建了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我当时已经55岁,却仍然有着年轻人的志向、理想、追求和活力。七十岁时,写了一个座右铭,以此明志:“历尽沧桑,仍是少年”。

赵晓鲁所建所的目的,就是要为中国律师行业中小所精品化闯出一条道路,为中国律师行业深化改革甘当铺路石。记得当时我写了几篇文章,其中有一篇叫做赵晓鲁所的文化理念,提出我们所要以文化立所。我全程参与了中国律师行业的律师事务所体制改革,律师行业自律管理改革,监事会制度改革,特别是中小所的改革。实际上无数律师事务所的生命周期、起承转合,在我眼前一幕幕演过。我的一个感悟就是:以文化立所,才能真正获得律所的生命源泉。这方面我写过很多文章。文化立所,我们有政治文化、大局文化、专业文化(道与术)、品格文化、家国情怀等等,律所文化是律所之魂。

我记得1998年6月,我受司法部指派到香港工作,后来又到英国留学。回国之后,我向律师行业提出了两条重要建议:第一条,抓住行业党建工作,就抓住了行业发展的龙头;第二条,律师心中要有老百姓。后来又加了一条,中小所精品化是律师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此后,我一直倾注全部心血,关注我们律师行业的发展。先后为律师行业深化改革提出过十几条以上的建议,基本上都被律师行业所采纳。

自2015年,我受一批老同志委托,义务代理捍卫狼牙山五壮士英雄群体名誉案,先后得到中央主要领导的高度关注,党政军老同志的高度关注和支持。后来我又直接向中央强烈呼吁,尽快制定英雄烈士保护法,为推动《英雄烈士保护法》作出了一个老共产党员应有的贡献。此后又多次向中央提出,“要建立以国内经济循环圈为根本,国际经济循环圈和国内经济循环圈,两大经济循环圈相互契合发展”。最终在2020年左右,中央决议将双经济循环圈战略发展作为国家的一项基本国策。而且这几年,随着国内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风云变化,双经济循环圈的战略意义越来越凸显出来。

前年,我又写了《任凭东西南北风,我心定力如石磐》《让民营企业家心安的思考与建议》《关于制定信访监督法的思考与建议》,都得到了中央有关领导部门的高度关注。

前几天律协召开代表大会,有关同志要求我提供关于中小所发展的以前写的论文和文章。我希望我们赵晓鲁所关于中小所发展的实践经验,和我长期对中小所发展的深入思考,能够进一步引起律师行业的高度重视。

我十分关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治国理政的多方面问题。2001年我从英国回国,着手写了《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使中国富强》这篇6万字的论文,涉及大概19个当时社会争议极大的问题。这篇6万字的论文,副标题是“一个中国留学生的报告”。20年过去了,现在看来,依然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和参考价值。

对于中国民主法制建设,我也有越来越多的思考。我提出,中国不能走西方三权分立的道路,西方是中央分权,我们是中央集权,但是西方三权分立权力制衡的理论,对我们有重要的参考意义。在中国实行共产党的领导,中央集权体制,我们不讲三权制衡,但应该讲权力制约监督。在党的领导下,不同的机构,我说的包括公权力、社会权利、私权利,都有一个制约监督的问题。我们讲民主法治,在一个国家民族发展的不同阶段会有着不同的体现,当前我们更强调的是按照现有法律渠道反映问题,主要依靠的其实是体制内的相互制约监督。但不论是体制内的制约、体制外的制约,都要在共产党的统一领导之下,在法律框架内,要服从大局需要,服从社会稳定需要。社会主义民主发展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但我们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道路,一切要从中国国情出发。

我有一个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美西国家对中国已经撕破脸,将来也许会有矛盾激烈冲突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国家正在为打一场世纪之战做全面准备,我们律师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关于律所文化我讲了很多很多,在当前国际形势国内形势均很严峻的情况之下,我们尤其要强调律所文化中的政治文化,首先是党建文化,还有大局文化。

我马上就七十有二,我们所一批老律师也都进入了更加成熟的年纪。我们自2007年到现在,一路走来一步一个脚印,可以说脚踏实地、兢兢业业。我们的队伍已经成熟,这个时候,我们也要为自己提出更高的升级换代的自觉要求。我觉得双经济循环圈的意义越来越凸显。美国建立的世界大一统的经济循环圈,已经被美国自己所打碎。中国和美国作为两个世界上体量最大的国家,都在为有可能发生的10年以后的激烈冲突做着准备,对此我真的不抱一点幻想。可以预见国际经济循环圈会形成区域化特点,我们还要努力利用区域国际经济循环的条件,尽可能发展对外贸易,尽可能吸引外国资本到中国投资,尽可能和国际上的外国友人广交朋友。但是至少在最近几年或者说5年以内,中国肯定会把绝大部分资源、绝大部分政策,都放在国内经济循环圈上,这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历经三四十年,而必然出现的新形态之下的改革开放。40年前,我们改革开放是去拥抱世界,我们的经济70%是外向型经济,我们全力以赴推行最大限度的自由市场经济。而现在一方面,我国经济增长取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成果,但同时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反思的问题。只有经济增长,没有道德修养的提升,其实经济增长是不可以持续的。马克思关于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基本理论,依然颠扑不破。我们对市场经济经过三四十年的实践,应该有了更深的认识。自由市场经济恐怕在中国行不通,我们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实质上要实现共同富裕,形式上要有两只手,一个是政府的手,一个是市场的手,二者相辅相成,不可偏废。我想,在我们为10年左右甚至更短时间内可能发生的国际政治形势巨变作准备,政府这只手也许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说市场经济有其优胜劣汰配置资源最大化的好处,但也有两极分化,不断陷入周期性经济危机的坏处。我们只看到配置市场资源这一面,看不到两极分化这一面,就必然陷入所谓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陷阱和误区。而当国家将经济建设的重点放在内循环上,我们就真正站稳了脚跟。

实际上我感觉,2004年将是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全方位迎来一次真正的巨变和转机的重大机遇。我们作为法律人,我多次强调我们要虚心学习西方法治文化中的优秀理念和知识。即使在当前,我们和美西国家的矛盾愈演愈烈的情况之下,我依然说,我们要敢于、勇于和善于,向美西国家的优秀法律文化的一面学习。即便美西国家在很多方面已经和中国划线对立,但是我们仍然要虚心的学习西方法治文化、西方法律中非常优秀的内容。

但当前我们更要强调,要认真学习研究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律师学和律师政治学。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叫做《中国律师要讲政治》。这篇文章反响或许不一,我们的某些律师同行也可能不太容易接受这样的观点,但我心坚如铁、一以贯之,仍然坚持我的观点。一个不懂政治的律师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好律师,更不可能成为一个承担社会责任的大律师。

2024年,我们要研究市场的新变化。三年疫情对我们国家的经济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对律师心态和市场,甚至工作方式,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三年中,我们原来的办公场所,几乎空置三年,但我们信守合同,房租一分不差,然而显然压力也很大。我们现在选择的国海广场,交通便利,停车方便,虽然办公面积缩减了很多,但已经足够我们日常工作之需。而这三年,大家基本在家里办公,充分运用电脑电话会议的形式,没有对我们的工作造成任何影响。特别是,这就使诉讼律师的职业特点得到了更大的发挥。

前些天我受一个当事人之托,就他们被超额扣押60多亿财产的案件进行讨论。我发现他把北京市有头有脸的大所主任都请过来研究,最后的结论是:大所主要做非诉业务,做诉讼业务不行,这是客户的公正评价。我在10年以前写的论中小所的一系列文章中,早就指出,根据我在香港工作和英国留学,以及对西方判例法律的研究,特别是基于中国律师行业深化体制改革的所有重要环节的亲身参与,我深有体会,优秀的诉讼律师不可能在做非诉业务的大所平台上产生。中国律师中90%的诉讼律师,几乎百分之百的优秀诉讼律师,都在中小所。其实这一直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不过有一段时期,热衷于拼凑成大所抱团取暖,暂时掩盖了对优秀诉讼律师培养的这一客观情况。可以预见,2024年是国际国内形势日益复杂严峻的一年,法律服务市场会越来越剧烈,大所的非诉业务有可能萎缩。北京现在有4万律师,做非诉的律师也可能涉足传统诉讼领域。以我亲身体会,特别是一些年轻律师,包括做非诉业务的律师,基本上以低首付、零首付的方式争抢业务。这种状况,可能在2024年越演越烈。这个时候,品牌所就会占有优势。

就诉讼业务而言,我们所的每一位律师都稳稳占据北京优秀律师的前列,也就是全国优秀律师的前列。但是我们现在很多执业10年甚至15年的诉讼律师,诉讼水平仍然一般,这和我们整个法律服务市场和律师行业,没有针对优秀诉讼律师提供有效的培养和训练有一定关系。而对诉讼律师的培养和训练,我们所一以贯之、始终不懈。以许德蛟律师为代表的老律师,对年轻律师的培养;以马建洪律师为代表的共产党员律师,对行业党建工作的发扬光大;而杨晓青律师,弘扬了红色文化的光荣传统;李伟律师、马玉芬律师,承继了赵晓鲁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业务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极端负责的精神。屈炜律师为代表的年轻律师,认真向老律师学习,业务能力得到了可以亲身感受的巨大提高。孔繁新老师,负责我们的财务工作,十几年如一日,兢兢业业。我们也没有忘记吴国云律师,对律所做出的贡献,并祝国云身体康健。我们的年轻律师正在成长起来,年轻律师是我们的希望。

通过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通过呼吁推动英雄烈士保护法,通过被中央全盘采纳的两大经济循环圈发展战略的建议,以及我们治国理政提出的多项建议,都全部或部分为中央核心部门所采纳,这就是我们所的政治红利。我们要十分珍惜赵晓鲁所17年来取得的成绩。律师事务所的品牌,就是我们和市场对接的信任桥梁。

我们要研究2024年法律服务市场,以至至少以后三年的法律服务市场的新变化,一方面,双经济循环圈的内循环,将会使国内市场不断出现新的法律服务需求;另一方面,国际法律服务市场,因国际大循环的变化,也会出现一些全新的特点。比如说许家印案,我是第二天就写了一篇文章被专送中央核心层。国际上关于国内公司在离岛注册,特别是我们国家实行的内保外贷,以及外贸中通过国际贸易的新形式,将美元留在境外等等,这些多年来一直在根据国际经济法律的惯例实行的做法,现在已经明显看到对我国的经济安全、国家安全造成了千疮百孔的漏洞。我们现在有大量资金钻法律的空子,滞留在境外转化为个人所有,内保外贷将债务留在国内,将贷款化为个人所有,许家印是个典型的例子,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所以我说,过去我们法律界满腔热忱,全力以赴拥抱西方国际法律制度的做法,应该沉一沉,醒一醒了。我们整个法律制度,特别是在法理上、法律原则、立法精神、公平正义诸方面,即便我们和西方法律制度使用了相同的词汇和语境,但内涵其实有很大不同。比如说公平正义,比如说自由民主人权,现在更多的是美国打压中国的舆论手段。

我现在有一个感觉,如何看待西方的法律制度?我们新中国建国以后,开始照搬苏联,后来中苏关系破裂,我们的法律建设一度停滞。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又全盘照搬西方。我们在几十年中,真的认为西方就是我们的榜样,西方的道路就是中国的道路。这一点,至少我个人在香港工作两年、英国留学一年之后,有了极深刻的认识。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不是通向国强民富的桥梁,只有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使中国富强,这个观点现在看,越来越被实践所印证。

一国法律制度是一个国家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西方法律制度,在反封建过程中具有历史进步意义,但在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西方法律就成为维护金融垄断资本利益,对第三世界进行掠夺的工具。在帝国主义阶段,我们对西方法律的历史局限性和双重性,应该有清醒认识。

我们开拓国际国内法律服务市场,危机,危机,危中有机,这句话颠扑不破。我最近一两年,连着接了若干非常复杂的大案子,这和以前为了国家民族利益义务提供的重大法律服务不同。但是不知不觉也形成了一旦胜诉,既可获得丰厚的律师费回报,但开始阶段,却基本收不到多少律师费。这种情况,反映了客户即便有非常强烈的法律需求,但要按照我们的标准支付较多数额的律师费,也确实感到捉襟见肘。就是一句话,国家百姓,大家都没钱了,所以我们要开源节流,努力熬过一段艰苦的日子。不过我对于中国律师行业的前景,始终充满信心。度过2024年最多到2025年,我们就会迎来新的商机,新的发展机遇。这一段,我们每一个律师要非常珍惜我们现有的客户资源,认真做好每一个案件,在律师实务中不断地锻炼自己和提高自己。

尽管我们会有一些困难,我们国家现在也遇到很多问题,但是我有四个信心丝毫不变。对于共产党的领导信心丝毫不变,对于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心丝毫不变,对依法治国的信心丝毫不变,对人民心中浩然正气的信心不变。有了这四个信心不变,我们对自己做好律师,以律师作为终生职业,就绝不会有任何动摇。作为一名中国最资深的律师之一,我们律师在成长过程中,有三个层次的追求:第一个层次,就是物质层次,我们绝大部分律师终生都没有走出这个层次的追求。第二个层次,就是对自我价值实现的追求。这种自我价值的实现,既包括行业、客户、社会,甚至国家对个人价值的肯定,也包括我们做律师,通过律师职业实现律师自我价值实现的满足。我们有相当一部分律师特别是骨干律师,优秀律师开始追求这个层面的目标。但是还有第三个层次,已经脱离了物质追求、自我价值追求,而是进入精神与灵魂的追求。这就是我们需要培养一批“仰望星空”的优秀律师。

我们所在建所之初,就一个所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其意义,在赵晓鲁所的文化理念中多有阐述,不再赘述。如前面所说,我对律师行业先后提过十几条以上的建议,基本上都为行业所采纳。而今七十有二,回顾我的律师生涯,有三条建议是最宝贵的。第一条,抓住行业党建工作就抓住了行业发展的龙头;第二条,律师心中要有老百姓;第三条,中小所精品化是律师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我在连续十八年给年轻律师讲课中,积累了四五百万字文稿,形成《律师心法》五卷,希望会成为我留给律师行业的思想财富。

各位同仁,如果说改革开放至今,我们是第一个重大变革时期,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真正进入了百年未遇的大变局。这个大变局,比加入世贸组织的改革开放要重要深远不知多少倍。整个世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大变局过程中,我们国家要承继改革开放的成就,调整和纠正改革开放已经出现且必须纠正的问题。我们的社会从市场经济、社会治理、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文化传承都将会产生一个重大变局。我们律师一定要为社会稳定作出贡献。我们在执业中也要更加敬业守法。

最后,要多读几本马克思主义著作。我说,读懂了《共产党宣言》,就读懂了马克思主义;读懂了毛选五卷,就理解了毛泽东思想;努力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著作,就懂得了新时代的历史使命。

以上,与各位同仁共勉。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赵小鲁律师

二零二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作者系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昆仑策研究院首席法律顾问;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作者授权首发)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菩提菩提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