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警方开展整治黑物流专项行动 当事人相继拿到货物

新闻广播近期连续播出了多位市民在网上委托物流公司运输货物,却遭到物流公司反复勒索的独家调查报道。报道播出后引起广泛关注。4月初,北京警方根据我们的报道开展专项整治行动,经过近一个月调查取证,警方最终端掉了一个诈骗、敲诈勒索团伙。北京新闻广播记者杨帆、连新元报道。

北京警方开展整治黑物流专项行动 当事人相继拿到货物

今年3月底,王先生在网上找到了一家名为北京九州恒兴货物运输有限公司的物流平台,委托对方运输自己价值几万元的医疗设备,对方拿走货物后开始几次三番地要求加价,否则不能提货。

王先生:4月2号终于联系上了,也别多说了,给我5000块钱我让你把货提走,然后就把电话给我挂了。

而另一位当事人张女士 去年11月通过网络 委托另一家物流公司把价值几万元的无人机托运到南京,之前商量好的运费是400块钱,最后物流公司却要求再支付1万元。

张女士:他说你什么时候把钱微信给我转过来,货就给你。

新闻热线4月初连续对上述事件进行了报道,报道播出后,北京市公安局机动侦察总队成立专案组开始调查。由于王先生和张女士都是通过网络找的物流公司,能向警方提供的信息有限。幸好两位当事人有拉货的货车司机的电话和车牌号,警方通过货车司机找到了一名实施敲诈的嫌疑人李雷。5月2日,北京市机动侦察总队郭副队长在接受采访时介绍:

郭队长:因为当时抓了,其中有一个叫李雷的嫌疑人,从他们家搜出几个九州的运输合同,完了那章呢,人家是铜章,他那是橡皮章。因为他有一辆车嘛。完了找到这个车,再后来找到他的。4月6号又报道了一个无人机的那个嘛,发现当时也有一个货车司机,事主拍了一个照片,当时车正好也是李雷名下的。

很快,一个实施诈骗、敲诈勒索犯罪行为的团伙浮出水面。在充分掌握该团伙的犯罪证据之后,专案组抓获了7名犯罪嫌疑人,并依法刑事拘留,初步核实相关事主18人,涉及金额近20万元。

郭队长:你从网上登了一篇物流货运可以提货,留一个电话号码,这电话号码过去叫网络号,不实名的,是属于下了鱼饵了、上钩了。百度上他用点击量推送到最上,你打开物流货运,首先就看见了。事主一来,本身这东西要收运费800,他们可能就四百块钱,还是上门提货。提完货以后,咱们先商量好价钱,一步一步来,最后我告诉你到哪儿取货。你得满足我钱数了。

目前,事主王先生已经拿到了货物,但张女士却还在焦急等待中。事发时张女士辗转南京、北京两地三个派出所,都没有立案,无奈之下,张女士只好选择到法院起诉。但今年4月18号开庭时,但由于实施诈骗的嫌疑人根本不可能到庭,法官只好建议张女士撤诉。

张女士:公安这边不接就可以推到法院那边,说是合同纠纷,法院不接就是他们找不到嫌疑人的,他们只能让公安去破这个案子。你就等刑警那边把这个案子破了吧。

从去年11月货物寄出,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年多,货物仍然不知所踪。张女士认为,如果公安机关能在事件发生时就立案调查,这件事也不会拖到现在。在我们之前的多次报道中,当事人在遭遇黑物流勒索时都会选择报警,得到的答复都是无法立案,建议当事人去法院起诉。为什么派出所不能不立案呢?北京市机动侦察总队郭副队长解释说:

郭队长:因为首先周期太长,也没法去侦查,因为全是异地,派出所警力有限,一看就是一纠纷。当时的确是没有办法去立案。

跨地区作案、警力有限、调查周期长能否成为派出所无法立案的合理解释?记者也咨询了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法律委员会副秘书长孙晓敏。

孙晓敏:如果真的有书面的合同,一般在派出所立案的时候首先会排除一个刑事案件,因为这是一个民刑交叉的问题,就是商事或民事的行为而引发了经济案件。如果有报案人拿着基础的证据来证明这是一个刑事犯罪的话,公安机关马上立为刑事案件这个在程序上也不符合基本的审核。经济类犯罪本身就是和民事混合在一起的,是一步步发展到刑事案件的,立案的时候标准卡得比较严,而且我们最高院有这样一个文件,就是要特别注意经济案件和刑事案件的区别。如果真的有一丝证据上的缺陷,这种苛责就太严重了,但是从工作程序上来讲,接警不出警,这肯定是不对的。

而在受害人张女士看来,各个派出所之间的相互推诿也是导致黑物流猖獗的重要原因:

刘女士:去房山的时候,他就说这些骗子他可能在这个行业待得久了,他能找到一些漏洞,打些擦边球,我就在想为什么能让他们这些擦边球呢?你为什么不能再他们之前把这个漏洞补上?因为我这一报案就知道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就是房山还和我举例,有个当事人在六里桥派出所报案,也是被六里桥哄到房山去,说这个在房山出现过,你到房山去报警,他们说他们当时就很生气,派出所之间都很生气,就是直接拉着事主送回六里桥,让六里桥必须接这个案子。你这样就是纵容。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被黑物流勒索的受害者不在少数。而犯罪嫌疑人为何能多次进行敲诈勒索,还能逃脱法律制裁呢?孙晓敏律师认为:

孙晓敏:可能他就是犯罪的金额比较小,在民事和商事的履行合同中沾上经济纠纷的边儿,公安机关就不会加大力度去处罚,不能立刻入刑,再一个就是金额,如果犯罪金额特别巨大,造成的损失特别严重,触犯刑律的行为比价直接,他如果从小几百、小几千他肯定是抱着侥幸心理一点点的,他认为可以侥幸逃过。肯定是扰乱了正常的经营秩序,也侵犯了他人的合法财产,这是公然地挑战法律的权威,这是在违法犯罪。

北京市机动侦察总队郭副队长表示,在北京这样一个庞大的物流市场,的确滋生了一些问题。

郭队长:有的是最后让你货都见不着,我一看你的货有价值,就把货给你骗了。还有一种是短件,什么叫短件?运输的是酒、食品,20箱,提货的时候就变成18箱了。截留一部分,现在慢慢变成产业链了。北京有上万家物流公司,北京终归是一个大的物流集散地,所以才能滋生出这种(行为)。

目前,公安机关关于整治黑物流的后续工作还在进一步开展中:

郭队长:后期工作主要是加强互联网管理,也整理治安这块,物流、运输、交通,约谈了几家公司,已经进行约谈了

而经历了这次事件,受害者王先生也表示:

王先生:再发货一定找一个正规的物流公司,再其次呢,如果我们首都的公检法或者工商,他们如果能像对待咱们案件一样这么用心、这么认真的话,我想犯罪团伙他们可能没有这么猖獗。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3-07-27 08:54
下一篇 2023-07-27 09: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