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判死刑

2018年10月29日晚,天津男子张轶凡在泰国普吉岛一酒店内将妻子小洁残忍杀害,此前几个月他陆续为妻子购买了十几份保险,保额达三千万元,将受益人设为自己。该案经泰国法院审理,2019年12月24日被告张轶凡被判无期徒刑。2021年4月27日晚,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从受害人代理律师章红媛处获悉,因被害人家属上诉,该案被告张轶凡已被中级法院改判死刑。

改判死刑

张轶凡(最左)和小洁(最右)

32页判决书详述改判理由

被告正申请继续上诉

2020年3月23日,泰国尼采国际律师事务所主任方文川律师作为普吉杀妻骗保案受害人家属代表向泰国第八区中级法院提起该案初审判决上诉,2021年1月7日,中级法院同意方文川律师要求对被告张轶凡改判死刑的请求,将初级法院的无期徒刑判决改判被告死刑。

由于疫情原因,普吉法院于2021年3月2日采用视频方式,向被关押在监狱的被告张轶凡宣读了中级法院的判决书。目前张轶凡正在向第八区中级法院申请,请求中级法院给他机会向最高法院继续上诉。方律师没有收到普吉法院宣读判决通知,最近收到被告请求高级法院上诉的文件才知情。方律师马上委托该案检方向法院申请判决书,2021年4月26日才收到判决书原件,判决书总共有32页。

改判死刑

泰文版判决书首末页

章红媛告诉记者,关于被告杀人是否为蓄意行为,中级法院与初级法院意见一致,改判死刑的依据主要基于以下四点:

一、针对被告在初级法院辩护自己无意杀死受害人的观点。中级法院法官认为,根据被告的验伤报告,被告身上伤痕不多,酒店房间也只有翻找东西的痕迹,酒店工作人员出庭作证时,证明被告声称受害人死亡的泳池只有1.30-1.40米深,受害人完全可以在泳池中站立,而且受害人家属证明受害人从小就会游泳。基于泳池深度和受害人的游泳技能,中级法院法官判定,受害人很难死于泳池。

二、针对被告在初级法院辩护自己为激情杀人的观点。中级法院法官认为,根据警方、检方和受害人代表律师提供的证据证明,事发后被告企图掩盖杀人事实,一直在说谎和隐瞒,等警方出示事实证据后,被告才不得不承认激情杀人。被告声称被告受不了受害人的不断抱怨,双方发生激烈争吵,被告才发怒失去理智动手在泳池伤害到受害人。中级法院法官认为被告自己承认其从受害人背后卡住受害人脖子,多次把受害人的头按在水里,最后一次按在水里时间长达约3分钟,等受害人昏迷了,自己回到房间,任由受害人淹在泳池20多分钟后,被告才把受害人从泳池拖出来放在泳池边。被告的种种行为和迹象让法官更相信检方及受害人家属代表律师的控告理由,中级法院法官判定,被告与受害人之间没有发生激烈争吵,受害人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害死的,不存在激情杀人的事实。

三、针对被告在初级法院辩护没有想杀害妻子骗取保险的观点,中级法院法官认为,被告在出事前不久,在短时间内连续多次购买大金额人寿保险,总金额达人民币20,490,000元,受益人均为被告自己,而受害人是有父母的,但是受害人父母对此一无所知。每年保险费相当高,金额达人民币202,902元,远远超出被告和受害人的总收入,这是违背常理的,正常人没有必要购买如此大量大金额的人寿保险。尽管被告辩护自己年收入达20万人民币,但是没有出具相关证明。为了成功获得保险,被告还伪造收入证明,伪造受害人签名,受害人签名肉眼就能识破是伪签,故中级法院法官判定被告杀害妻子,目的是骗取巨额保险金。

四、针对被告在初级法院否认汇款给网红30万的观点,中级法院法官认为,被告没有否认汇款事实,只是声称汇款30万元人民币是宣传自己的费用,法官认为这种解释没有事实依据,没有可信的理由。中级法院法官判定,被告对妻子不忠,开销远远超过其收入,故计划杀死妻子,图谋巨额保险金。

基于上述主要因素,第八区中级法院认同初级法院依据刑法289(4)有预谋有计划蓄意杀害他人这条判决被告死刑。

中级法院认为被告行为灭绝人性

不认同初级法院减刑意见

2019年1月24日,泰国检方以泰国刑法289条中的蓄意谋杀罪向泰国法院起诉嫌疑犯张轶凡,但在最终量刑时,初级法院为张轶凡减刑了1/3,故判决无期徒刑。

章红媛介绍,受害人家属代表律师不同意初级法院给予被告减刑1/3,被告的刑期从死刑被减成无期徒刑的判决,因此代表律师上诉请求中级法院重新评估初级法院给予被告减刑是否合理。

代表律师上诉的理由是:1.为了谋取巨额保险金,被告有计划、有预谋地凶狠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妻子;2.案发后,被告初始否认杀死妻子,直至警方审讯他到最后一分钟,在证据面前才承认罪行;3.被告给警方的口供笔录和庭审证词对本案调查和审理均没有起到任何帮助,因此初级法院没有理由给予被告减刑,应该判决被告最重刑责,而且刑法289(4)只有死刑。

中级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为了谋取巨额保险金,有计划、有预谋地凶狠残忍地杀害死者,被告和死者是夫妻关系,而且已经育有1个孩子,被告的行为灭绝人性。案发后被告始终否认蓄意杀人事实,被告给警方的供词和庭审证词对本案调查和审理均没有起到任何帮助,所有案子事实依据均来自泰国和中国警方及受害人家属提供的证据材料和侦讯调查结果。被告没有认罪悔罪意识到自己犯下滔天大罪的态度,反而采取隐瞒事实、说谎作假的态度。

因此,中级法院不认同初级法院给予被告减刑的判决,同意受害人家属代表律师的上诉请求,不予以被告减刑,改判被告死刑。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此前报道:

2018年10月29日晚,天津女子小洁在泰国普吉岛一酒店内遭遇不测,事发后其丈夫张轶凡向泰国警方承认杀妻。

此前,张轶凡在几个月的时间里,陆续为妻子购买了十几份保险,保险金额达两三千万,将妻子身亡后的受益人设为自己,然后带妻子出去旅游,将其带至泰国普吉一家私密性极强的别墅酒店残忍杀害,后伪造现场向岳父母谎称妻子溺亡。

改判死刑

事发酒店

小洁家人赴泰国处理小洁后事发现疑点,遂向警方报案。后张轶凡承认杀害了妻子。11月29日,小洁的家人拿到了泰国方面传来的泰文尸检报告, 报告显示,小洁两侧手臂、胸部、肩部有多处伤口、淤青,两边眼膜有出血点,头皮有好几处淤青,脖子肌肉两边有淤青,两边胸口部肌肉有淤青,第5根肋骨折断,腹内有出血,肝有淤青并撕断,脾及肾两边有瘀血,可查验死因为“溺水”。

小洁家人后来获悉,张轶凡在作案前,已从银行辞职多日。在调取了张轶凡的消费记录后,家人发现他还曾多次给网络女主播打赏,每月都有好几万;查出其在塘沽及福州有过开房记录;有在福州化妆品专柜的消费记录,他们怀疑张轶凡已有出轨经历。

2018年12月11日,天津警方对张轶凡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2019年1月24日,泰国检察院以泰国刑法289条中的蓄意谋杀罪,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

此案历经3轮9次庭审后,于2019年9月3日晚审理终结,在最后一次庭审中,被告人张轶凡当庭翻供,拒绝认罪。

2019年11月8日,法院开庭宣布,因此案案情重大证据文件较多,法官需要更多时间研究,故判决时间被推迟到12月24日。

2019年12月24日上午11时许(泰国时间),该案在普吉府法院宣判,被告张轶凡被判无期徒刑。

来源|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陈勇

来源: 扬子晚报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3-11-19
下一篇 2023-11-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