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两种人最让人讨厌知乎 哪几种人最让人讨厌

我讨厌一种人,这种人没有是非观

或者说她的是非观配合着个人利益的需要。

没有是非观的人,有奶便是娘,是那种在抗战时期日本鬼子打过来了,他可以张口就说日本鬼子是来共荣的。我并不是说怕死是一种罪,我也怕死,枪抵在我的脑门上,我也会怕。但是,和平时期生在伟大的国度,如果有人要当汉奸,只要有利益就可以去歌颂美国、日本多么伟大,那就必须把这种别有用心的人抓出来,用法律或道德来惩处。

这一类人每个职业都有。网上有人说我对医疗律师有偏见。并没有,我关系最好的堂妹就是本科在华东政法大学读法律专业,研究生阶段我建议她主攻医患纠纷这个方向。我和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不要为了钱去当一个律师,这句话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不要作为一个律师,脑子里面都是钱;第二层含义是作为律师,不能为了钱,不择手段。

我不认为这个是道德绑架。律师当然只是一个职业,但律师最起码应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律师是最要正义感的,就像医生最需要对生命的敬畏。但是这种正义感、这种敬畏一定不能是喊出来的,或者装出来的。

在头条上,经常能看到一大堆医生,处处说自己医德高尚、悲天悯人,救世主三个字都快从脸上溢出来了,我很不齿这种行为,网络从来不是一个秀优越感的地方。同样的,我也讨厌一类律师:装作自己精通医疗,实则只有一张嘴,对抗生素的使用是否需要皮试、什么时候需要皮试、哪些需要皮试、哪些不需皮试、为什么以前需要皮试、现在不建议皮试都不清楚,就敢凭着自己的个人看法、故弄玄虚似的在网络上指点江山,还把自己有医疗团队挂在嘴边。把医疗专业善意的提醒当做是对自我感觉良好的践踏,营造一种高人视角。

这种律师不知道该说是坏还是傻。你说他是为了流量、为了营销,而故意这样做的,但看他的语气又感觉说的和真的一样。你以为他能力很强,真的是医疗律师界的扛把子,但查一下他的记录你会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所有的案子医疗损害方面加起来一共9起,打的最好的一起官司,最多赔到18万。剩下的分别是:承担10%责任的一审、二审、再审;一个拒缴案件受理费,撤回起诉;一个不适用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后再为见任何消息;一个15%责任;一个司法鉴定为轻微责任,法院酌定40%责任(我认为法官对轻微责任的认知好像不统一);最后一个是某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上诉二审,被驳回,上诉费16802.38还需要原告自行承担。

我很难理解,这个律师是真的没有案源,需要在头条哗众取宠拉案子吗?从结果来看,我猜测从业阶段医疗官司里有超过一半的当事人恐怕获得的收益抵不过律师费,这种律师真的做到了和自己的当事人做到了诉讼前告知吗?有充分告知了获得收益和风险吗?有告知当事人除了诉讼以外的其他获得救济的途径吗?诉讼是最优手段还是最方便此律师敛财的手段呢?这些都是我疑惑的。

我再一次重申,我觉得律师是个很光辉的职业,至少如果我改行,律师是个对我来说,是充满吸引力的职业。我认为做一个律师很棒,我说的帮不是收入或者是社会认同感,是你能为中国的法治做一点事情,就像一个医生,能为医疗事业做点事情。有一个网友和我说,律师通过一个案例应该对一个行业的规范起着惩前毖后的作用。我非常赞同这句话。一个好的律师应该把这个记在心里,我也会把这句话送给我的堂妹,也许她会因为这句话承接不到案源,也许她会因为这句话饿肚子,但是我依旧会这样告诫她,不要为了赢而赢,不能为了当事人的利益不折手段而把社会风气搞坏了。

举个例子,某律师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不要和她谈除法律以外的其他事情,比如良心。这句话我很难接受是从一个律师嘴里说出来的,就像一个医生说:不要在医院和我谈生命和健康,咱们要谈法律、咱们谈规章制度。这一类言论,必然会导致医生在治疗中畏手畏脚,谁能做到既一点不漏诊又做到不过度医疗的(好比律师既搜集到所有最利于当事人的证据又只用到少的车马费,最好没有,靠腿走,不花钱)?谁能告诉我到底一个医生治病救人过程中需不需要有良心(好比律师碰到实在没钱又很可怜的当事人能不能降低收费标准)?到底是靠指南治病还是靠经验治病?不按指南发展的疾病还仍然这样治吗?合并A+B的病治疗就是按A指南+B指南吗?没有指南的疾病怎么治?

我相信上诉问题每个人心中都有杆秤,我之所以讨厌某律师,就是因为她心里没有一杆秤,当良心对她有作用的时候,她能说出医生不能允许患者出院当患者出院存在风险(哪条法律规定了在做好了充分告知的情况下医生有权利拒绝患者出院的要求);当法律对她有作用的时候,她能嘶吼说出不要在工作中谈良心这种话。我很难理解,这种心中没有标尺的人能是一个好律师吗?至少看她的战绩,我个人揣测,并没有给当事人带来正向收益。就像一个医生,推荐了一堆的药,然后病越来越严重了。

我从来不认为应该以疗效或者输赢来判断一个医生或律师的优秀程度。但是,每一次出场都基本没有给当事人带来较为明显的收益,最好的一次破天荒争取到了50%的责任、共18万的赔偿,就像一个医生,看了这么多年病,治疗效果最好的一个病人,才好了大概一半,其他病人基本上就没有好的效果。

这种律师我真的不能接受她在网上宣传的“精通医疗诉讼”、“有自己的医疗团队”这样的宣传台词。

我觉得很假,也很膈应人。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染墨绘君衣染墨绘君衣
上一篇 2022-12-31
下一篇 2022-12-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