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行政赔偿是否包括营运损失

引言

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行政机关如果违法扣押公民的营运车辆,应当进行赔偿。但,《国家赔偿法》用了直接损失的概念。那么如何界定直接损失?车辆的营运损失是否应赔偿?

争鸣:行政赔偿是否包括营运损失

【案例一】

1994年秋,曲阳县东燕川村李爱民买了一辆全挂140大货车跑运输。1996年12月27日,他雇用的司机驾车到河北蔚县拉煤。在山西省灵丘县境内,与一辆对面驶来的面包车相撞,随后事故车辆被交警暂扣,一直到1999年10月28日大同中院判决李爱民车无责任。

争鸣:行政赔偿是否包括营运损失

当李爱民找灵丘县交警队要求放车时,交警队要求按每天30元缴纳存车费。因为从事故发生到中院判决生效已近3年时间,存车费高达3万多元。李爱民认为太不合理了,拒绝缴纳。所以,大货车一直被放在事故停车场。

为讨回大货车,李爱民起诉灵丘县交警大队扣车违法。历经一审、二审、再审和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抗诉。2017年8月14日,山西省浑源县人民法院按上级法院指令,重新公开审理后,判决灵丘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扣押李爱民带挂货车的行为违法。

同时,法院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判决交警大队赔偿李爱民车辆损失77949元及可得利益损失155008元,共计232957元。

争鸣:行政赔偿是否包括营运损失

法院判决后,灵丘交警和李爱民均不服向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灵丘交警的上诉主要理由是,国家赔偿法规定只赔偿直接损失,即被扣车辆的实际价格,因事发时该车已使用2年多,应按报废年限折减,另还应当按车7吨的总质量、每千克废旧钢材0.6元的标准计算残值8400元。也即,应赔偿4万多元。

争鸣:行政赔偿是否包括营运损失

李爱民则认为,车辆的营运损失应当国家赔偿。参照2018年度交通运输行业平均年工资标准60548元,按维权以来20年的年限计算。故而应当赔偿120多万元。

2017年12月28日,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认为,营运损失并非直接损失,不是国家赔偿的范围。遂,予以维持原判。

【案例二】

1996年4月,曲阳县李家洼村杨军校,花费14万元购买解放142全挂车跑运输。1998年11月8日,被曲阳县国家税务局以其为增值税纳税义务人,拒缴税款为由进行扣押。后,官司打至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11月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冀行再终字第14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曲阳县国税局的扣押。

争鸣:行政赔偿是否包括营运损失

之后,杨军校请求行政赔偿。唐县法院判决国税局给付杨车辆损失22000元,煤炭损失5000元。

对此,杨军校不服向保定中院上诉,中院予以维持;又申诉,2018年12月2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其再审申请。

【律师观点】

通过上述两个案例,法院均没有支持营运损失。那么如何界定国家赔偿法中的直接损失?车辆的营运损失是否应赔偿?

争鸣:行政赔偿是否包括营运损失

曲阳县曙光法律服务所陈少勇认为,财产权应当包括财产所有权和经营权。财产所有权就是车辆实际价值;而经营权,则是经营者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经批准自主开展经营业务活动,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任何部门都不得侵犯。行政机关违法扣押营运车辆,实际上剥夺了当事人赖以经营的生产资料,导致所追逐利润的目的不能实现。所以,应当赔偿营运损失。

争鸣:行政赔偿是否包括营运损失

河北三言律师事务所陈文平律师亦认为,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由此,法律已将营运损失明确为财产直接损失,所以当事人主张营运损失合情合理。

【专家意见】

河北政法职业学院刘星教授则认为,国家赔偿与民事侵权赔偿两者在原则方面是相通的,既然民事侵权应当赔偿停运损失,而国家一旦成为赔偿主体,则象征性的赔偿,于法于理似乎都不通,故此行政侵权更应该赔偿停运损失。

否则,达不到督促国家机关和惩戒其工作人员依法行使国家权力的立法意旨,对于制止和惩罚国家侵权行为起不到震慑作用,无法真正推进依法行政、以法治国。因此,他建议应当尽快出台具体明确、操作性强的国家赔偿规定。

(陈少勇)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4-07-10
下一篇 2024-07-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