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作者 / 陈琼青 谢天垚 黄亚男

来源 / 智合

1月24日,一则“武汉封城”的新闻传遍各地,“新冠”疫情的蔓延像是给全国蒙上了一层雾纱。不同于往年的热闹,大街小巷都透着一股清冷的味道,但街道上的冷清却盖不过人们胸膛里那颗火热跳动的心脏。

众志成城,援助疫区,一时间成为了各行各业最“忙”的事情。眼看着日渐上涨的确诊人数和始终紧俏的物资供给,法律界也纷纷行动起来。一方面集全所之力进行公益援助;一方面又调度各方资源增加物资供给,为“抗疫”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那么,律所在抗疫驰援中做了哪些事情?又遭遇了哪些困难?

为此,智合邀请了中伦、锦天城、国浩、京都、尚公5家律师事务所,一同来谈谈疫情之下律所的捐助故事。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据了解,中伦分秒必争、迅速反应,为此次抗疫做出很多努力,都可以从哪些维度理解?

朱颖:中伦从疫情爆发就开始高度关注。春节期间,中伦人在全力组织事务所防疫工作的同时,始终坚守在岗,持续为客户解答与疫情相关的各类法律咨询,提供相关法律服务与支持,并及时撰写专业文章,对疫情相关热点话题作出解读,通过事务所官微推文,为广大客户及读者答疑解惑。目前,中伦公益基金会指定捐款项目全所合伙人、律师以及各职能部门累计捐款超过485万元。这笔资金将用于三个公益项目:第一个项目,我们拨出捐款中的300万元捐赠给疫情严重且又有资金需求的武汉、黄冈和孝感的三家定点医院:武汉市第六医院、黄冈蕲春县人民医院和孝感市中心医院,向每家医院捐款100万元用于购买与防治疫病相关的医疗物资用品及补助一线医护人员;第二个项目是同行关爱项目,中伦已同湖北省律协合作建立中伦“同行关爱基金”,用于为湖北省律师同行购置防护用品,还将向患病的湖北律师同行进行补助;第三个项目是善后关爱项目,相关具体实施方案正在制定中。

除了中伦公益基金会的捐款项目外,中伦合伙人还自发做了不少捐款捐物的工作。比如,2月初,身在湖北黄冈地区的合伙人舒海律师发回前线消息,武汉周边县市地区严重缺医少药,黄冈、黄石、鄂州等地的医院除了缺乏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外,还急缺病毒检测试剂盒,发热门诊人山人海,但是医院物资缺乏,无法及时确诊。合伙人程芳律师于2月5日晚间获知她此前提供过法律服务的广州迪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迪澳公司”)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质量过关、已被纳入政府采购范畴,随即跟迪澳公司紧急联络了物资捐赠事宜。合伙人舒海律师、段海燕律师与湖北省黄冈、鄂州及黄石市的几家医院取得联系,搜集了各医院对检测试剂盒和病毒取样管的具体用量。与此同时,本次募捐的倡议发出后,在短短的20多分钟内即得到了合伙人们的响应,迅速募齐了资金。由于反响热烈,在募捐发起的30分钟后不得不关闭了募捐通道。本次募捐共有51位中伦合伙人和一位中伦的客户参与,共募得善款668,110元,全部用于物资购买和运送。截至2020年2月10日,本次捐赠共完成3批物资采购,全部货物已经发往疫区,被捐赠的机构涉及湖北省黄冈、黄石和鄂州地市的10家医院/疾病控制中心。

智合:中伦“同行关爱基金”的主要用途是什么?

朱颖:我们已同湖北省律协就合作建立100万中伦同行关爱基金事宜达成共识,其中之一是基金会用一部分资金采购一部分疫区急需的口罩等物资寄往湖北律协所管的市级律协,由他们将口罩分发给有需求的律师。另外一部分资金将用于对湖北律师同行因感染新冠肺炎等情况进行补助。

目前,基金会采购的1万只口罩已于2月8日分别寄往了武汉市、黄冈市、孝感市、襄阳市以及十堰市的律师协会,五地均已收到。其中十堰市司法局还发信向中伦基金会表达了感谢。十堰市司法局表示,中伦公益基金会捐赠了疫情防控相关物资,有效缓解了该局的物资压力,体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大爱精神,彰显了同心协力、共克时艰的责任担当,大家守望相助,必将取得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全面胜利。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中伦与美国亚特兰大州华人华侨和国际非盈利机构MedShare向武汉捐赠数万件急用医疗物资捐赠,期间中伦做了哪些工作?

乃菲莎:美国佐治亚州的华人华侨在看到疫情报道以后非常关注国内的情况,了解到武汉物资紧缺以后,通过华人华侨协会自发组织捐款捐物。佐治亚州的华人华侨由当地华侨李老师负责联络和沟通,捐赠物资全部运送到MedShare的仓库,MedShare自身也提供一批物资并以其名义赠与中国慈善机构,两部分物资共同由MedShare安排运输至中国。

但是不论亚特兰大的华人华侨还是MedShare对向境内的捐赠流程和法律程序都不熟悉,例如:哪些捐赠机构可以接受境外慈善机构的捐赠、符合中国慈善法的捐赠条件;各受捐赠机构之间的不同;是否可以指定捐赠给某个医院;在疫情期间哪些公司可以办理清关并无偿顺利运输至武汉市;中国海关的通关与免税政策;慈善物资清关是否有快速通道;从中国哪个海关入境最快等实际问题。

合伙人张晟杰律师、李启茂律师和我,立刻组织律师团队,全面协助亚特兰大的华人华侨和MedShare处理捐赠事宜。中伦对于捐赠人、受赠人、可捐赠机构、捐赠流程,慈善法的相关解释,针对本次疫情的海关通关及免税政策,特别是先通关后办手续的绿色通道等问题,以及定向捐赠的合法性和可操作性,乃至落地受赠医院的协调等向捐赠方提供了法律支持,并承担了大量中国境内和武汉地区的联络工作。

智合:在与外资机构联络过程中是否遇到了困难?又是怎样解决的?

乃菲莎:遇到的困难还是比较多的,一方面时间非常紧急,当时我们和武汉市武昌区政府先进行联系了解当地实际情况,了解到包括武汉市第七医院等医院物资非常紧缺,有些医院只能坚持1到2天,所以对物资快速捐助的需求很迫切;另一方面,捐赠方需要了解境内捐赠的流程以保证合法合规和快速通关可以到疫区,咨询了很多细节的法律和实务操作问题,每个细节问题当时都在不断变化。经过我们的解释,捐赠方最终把捐赠锁定在两个机构——捐赠至中国红十字总会并指定给武汉地区使用,或湖北省慈善总会并指定某人民医院使用。

最大的问题来自于运输费用和航班。当时最紧张的问题是随着疫情国际局势变化,美国飞中国的航班变少了,因此必须尽快找到承运方;同时,包机运费50万美元非常昂贵,此时国内的顺丰国际、海南航空都提出来可以免费运输,但是航线和飞机爆满或者不从亚特兰大起飞,这就给运输带来困难。眼看美国日渐严格的禁飞政策,MedShare最后找到了联合包裹速递服务公司(UPS),UPS也非常关注中国的疫情,并愿意作为捐赠方之一免费承运。

还有一个困难就是境外捐赠人对境内捐赠是否会被截留,是否能真实捐赠给武汉。我们当时做了很多沟通,在各方多次沟通中,深刻体会到了一线人员的不易,在我们联络的几天中,全国特别是武汉市这些机构工作电话24小时有人在线服务,工作人员手机24小时有人接听,非常辛苦,亚特兰大的捐赠人相信物资一定可以及时用于武汉市的医院。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疫情爆发时,锦天城便启动“锦天城公益基金”发起援助计划,截至目前,锦天城已经捐赠了多少善款和物资?

郭重清:1月25日,我们紧急启动“锦天城公益基金”,经锦天城武汉分所、上海总部、青岛分所三地联动,率先向武汉疫区捐赠了120万只丁腈医用手套。2月1日,锦天城向就全体员工发出“抗击疫情、携手同行”的募捐倡议,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锦天城律师的踊跃响应。截止至2月4日24时,锦天城已累计募得善款369万元。不仅如此,“锦天城公益基金”也拨付100万元用于向疫情地区基层组织捐款及采购防控用品支援一线。同时,我们再次设法采购物资,捐赠3000副医用护目镜以缓解在疫情防控一线的白衣天使们的物资困难。除此之外,锦天城各地分所也都以各自的名义向疫区奉献了自己的爱心。

智合:武汉分所位于疫情的中心,锦天城总部是如何对武汉分所进行疫情防控的?

郭重清:我们武汉律所的律师们虽然不能像那些医护人员一样冲上“火线”,但他们身在前线,一方面积极配合总所落实受赠单位,捐赠物资到达武汉后及时联络受赠单位做好接收工作,一方面还要加强自身的防护,不给社会和政府添麻烦。首先是从防控层面,我们讨论了自己的律师如何防范疫情,进行了疫情防控的工作部署。推迟了武汉分所的上班时间,减少人员聚集,阻断疫情传播。然后采购、运送用于我们自己员工防护的物资,提前准备复工之后员工用的口罩和手套。这批物资也是得来不易,第一批物资到手之后就立马发放给各地分所,特别是武汉分所,上海总部几乎就没有留。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在武汉分所发出请求支援的求助后,第一时间捐赠的120万只医用手套物资是如何联系的?

郭重清:当时还在假期里面,疫情爆发得突然,物资真的不好找,全国都缺。又适逢春节假期,采购物资本来就不容易,采购贴合疫区需求的物资更是难上加难。我们也知道到越往后物资就会越紧张,要赶在疫情初期赶紧联系物资驰援武汉。正好所内有一位律师的客户是生产医用手套的,我们当即就决定先联系一批医用手套送到前线去。那时还没有来得及发动捐款,是先调用了锦天城公益基金,为的就是能够尽快把物资送到前线。

智合:在这次物资捐赠的落地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是怎么应对的?

郭重清:运输问题是这次援助最难解决的,几批物资的运输都非常麻烦,一是物流企业进不去武汉,二是物流企业不愿意接。当时,120万只手套那批物资,是找了两辆卡车分两批运送,第一批物资是由厂家从淄博发出,经泰州中转,再改用EMS发往武汉。但连续的中转过于耗时,所以在第一批货物还在途的时候,我们又发动全所的律师,联系他们负责物流运输的客户,通过物流公司直接将第二批物资送达了武汉,甚至比第一批物资还要早到。当物资到达汉口近郊之后,我们联系了武汉市当地的江汉区司法局,派车在高速进行接引,将物资车辆护送到了武汉市江汉区政府防疫指挥部。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为了缓解防疫第一线的物资问题,锦天城用了哪些方式?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了哪些故事?

郭重清:相比国内物资的严峻形势,后期国外的资源成为了我们最为重视的物资来源之一,但从全球各地采购手套、口罩、防护服这些物资都很不容易。即使是在国外,货源也是越来越少。运输也是一大问题,报关手续、出入境管制,都有可能导致即使货物采购到但也运输不进来的情况。比如,当时我们找到了一家日本当厂商订购了6万只口罩,就因为没有航班飞回国内,货发不出来,只能放弃。因为现在疫情的扩散,不少国家飞往中国境内的航班都停飞了。但这个时候,我们律所里的律师就主动地站了出来,当起了“肉身搬运工”。从欧洲、日本采购来的2万多只口罩,都是律师作为随身行李托运,一批一批地带回了国内。

这次援助行动最让我感动的就是锦天城真的从上到下,从总所到分所,齐心协力,共克时艰。疫情消息传来的第一时间,执委会就当即召集在线上讨论并决定了初步救援方案,管理层直接拍板,动用“锦天城公益基金”,争分夺秒地将物资采购尽快落实。在事务所捐款倡议发出后,党委迅速动员锦天城全体党员,积极发扬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在所有员工捐款中,党员就占到了60%以上。得益于管理层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和员工之间无言的默契,第一批物资从决策到采购,再到落实、送达,只花了四天三夜。直至现在,每个人依旧心系武汉,没有因为恢复办公之后就不再做公益工作。锦天城第三批捐赠物资10,000套医用防护服已抵达上海港,其中6,000套已于2月19日发往湖北疫区的四家医院,另外4,000套已由浦东新区卫生健康委员会接收。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国浩是从何时开始关注此次疫情?截至目前国浩的捐献情况是什么样的?

吴乐怡:疫情还处在早期的时候,我们就通过国浩的武汉办公室大致了解到了疫情的情况,期间也一直在持续关注。1月23日,武汉发出了封城的通告,1月24日除夕,国浩的管理层就在第一时间召开了讨论会,做出了要捐款捐资、援助武汉的决议。截至目前,国浩律师事务所及其工作人员已为抗击疫情捐赠301万余元的药品、物资及善款。其中国浩武汉办公室,本就身处疫情重灾区,也为支持新冠疫情严重区域抗击疫情捐出了17.7万元善款。

智合:疫情初始,“国浩公益基金”就向疫区捐赠一万盒抗感染1.1类新药“苹果酸奈诺沙星胶囊”,为何在第一时间会想到捐赠药品物资?

吴乐怡: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认为捐药更直接有效,可以直接运用到临床对病人的治疗上。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紧急研究了当时公布的武汉协和医院最新治疗方案指南。同时,国浩作为许多医药公司的法律顾问,相关负责人积极沟通,了解到浙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苹果酸奈诺沙星胶囊”(药品名称“太捷信”),正是武汉协和医院治疗方案指南中重症感染者重点使用的推荐药品,我们立即决定捐赠一万盒。考虑到黄冈市是湖北省内疫情严重度仅次于武汉的城市,我们就在浙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协助下,由“国浩公益基金”通过湖北省黄冈市红十字会向疫区捐赠。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您觉得捐赠行动这么快落地,其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吴乐怡:我们认为有三点:敏感、情怀、责任。敏感,我们在当时很快认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严峻性和危害性,所以在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情怀,疫情当前,匹夫有责,风雨同舟、休戚与共;责任,我们始终践行着作为一家律师事务所的社会责任。正是基于我们内部对上述观点有着绝对的共识,所以在执行过程中大家能够一拍即合,一呼百应,没有拖泥带水,使这次捐赠行动能够快速落地。

智合:在此次的援助行动中,国浩人都付出了哪些努力?

吴乐怡:这段时间以来,为了打赢这场“敌人在暗我在明”的战争,无数的白衣战士们从各地驰援湖北,其中就有不少国浩家属,他们在疫情发生后“舍小家顾大家”,一往无前地冲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在这次援助行动中,国浩与瑛明律师事务所,联手必智科技,研发完成了“律师远程在线协同办公平台”,并免费赠送给全国律师使用,为打赢防疫抗疫阻击战做出律师应有的贡献;国浩律师连夜撰写建议,积极建言献策,其中专业性建议已通过全国政协移动履职平台报送全国政协;国浩家族财富管理研究中心提出《为最美‘逆行者’提供公益服务》倡议,国浩家事律师为本次抗击疫情中的医务工作者及其家属、慷慨解囊的“捐赠者”们,提供公益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服务。

此外,国浩女律师工作委员会了解到,国浩武汉办公室在疫情期间有四位女员工正处于产假期间,而武汉现阶段在物资供给上尚有紧缺,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生活不便。为此,女工委委员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进行了捐款,用募集的资金为四位女员工采买了取暖器、母婴用品等物资。与此同时,国浩女工委还倡议并以国浩公益基金的名义为武汉办全体员工购买保险。

国浩仍在持续发动并参与各方面的募集与志愿行动以支援抗击疫情。我们也深刻感受到作为一家律师事务所在这非常时期肩负的使命与担当,希望能从多角度、全方位、体系化思考和贡献法律人的力量。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京都的疫情应急管理小组是如何组成的?主要负责哪些事务?

褚长志:1月26日,通过新闻报道和前线律师的反馈,我们预判此次疫情防控的形势比较严峻。管理层高度重视,将此次疫情防控工作上升到战略高度,立即由律所主任牵头,管理合伙人和各部门负责人共同组成了疫情防控应急管理小组,明确分工,详细了解每一位京都人每日的健康及出行状况。同时,基于之前的预判,在北京市正式延迟复工通知下达之前,就立马做出了延迟复工至2月9日的决定。

智合:截至目前,京都在这场“新冠”疫情中做了哪些公益行为?

褚长志:除了和大多数律所一样都会进行的捐款捐物之外,帮助企业进行疫情后的复工重建是京都公益行动中的重点工作。京都律师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撰写了一批企业用工的合规操作手册,为复工过程中遇到实际困难的企业提供咨询及法律支持,包括如何恢复生产、如何进行“灾后重建”、如何去规避疫情之中或者复工之后可能面临的一些新的风险点等。京都律师通过线上方式免费进行答疑解惑,帮助这些企业渡过难关,彰显了疫情防控中法律人应有的社会责任。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捐赠的1万只口罩采购是如何完成的?又是如何寄给每一位京都员工的?

褚长志:疫情发生以来,京都律所创始合伙人田文昌律师反复叮嘱和强调,不计成本、全力保护好每一位京都人的健康和安全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正是在这样以人为本理念的指引下,我们整个管理团队迅速响应,四处奔走,筹措防疫资源。经过上万公里路途的种种波折,10000只口罩漂洋过海,最终在北京大雪纷飞的情人节抵达律所。京都人不顾大雪大风天气,第一时间赶到所里分发口罩,400多份暖心口罩第一时间寄向了每一位京都人!随之寄去的还有,市场部同事精心制作的暖心卡片:“出门戴上它,京都挂念你”。希望能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为京都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智合:这次的疫情,有哪些特别的小故事让您感受颇深?

褚长志:我们所的陈宇律师,在疫情爆发时身处武汉市。当时,陈宇正办理一起案件,对于这件由湖北省监察委交办给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分局办理的案件,陈宇没有丝毫怠慢,从2019年12月8日起,他和同事8次到武汉会见了两位当事人。武汉封城后,他并没消极悲观,而是展现出乐观顽强的精神,在疫情的阴霾下传播正能量。在陈宇精神的感召下,我所的其他律师也积极地撰写更多专业文章来帮助企业复产复工。此外,还有很多律师自发地参与到各种志愿者活动中,展现自己的专业价值,彰显作为法律人应有的社会责任。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尚公捐献物资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陈国琴:为做好捐赠工作,事务所专门成立了捐赠专项小组,负责统筹管理使用捐赠款项,对接前方医院、医药物资供应单位等机构,及时采购到紧缺医疗物资,并确保符合医疗卫生质量标准。

截止到目前我们已经组织实施了三批捐赠,第一批是2月10日向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捐助了100箱(10万只)医用丁腈手套。在对接前线医院了解物资需求后,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医疗器械销售公司,并立即进行了国内采买并第一时间将100箱医用丁腈手套发给武汉一线抗疫定点医院——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同济医院于2月15日确认已收到该物资。

第二批物资捐赠,是2月14日分别向黄冈市中心医院、黄冈市罗田县人民医院、罗田县妇幼保健医院和罗田县大河岸镇卫生院的物资捐赠。湖北省黄冈市是武汉之外疫情最严重区域之一,黄冈部分医院的医疗物资比武汉市更加紧缺,而且地方医疗资源的欠缺又让黄冈的疫情更为严峻。我们联系了黄冈市政府部门和黄冈市红十字会负责人,确定了对医用手套有紧急需求的四家医院后,捐赠专项小组迅速组织购买第二批医疗物资100箱(10万只)医用丁腈手套。2月14日下午,捐赠专项小组将满载尚公人爱心的第二批100箱医疗物资通过邮政EMS发往黄冈市。

第三批捐赠是2月17日,我们向河间市人民医院捐款10万元以捐助河间市的防疫工作。我们捐赠小组从《今日头条》等新闻媒体获悉,尚公所合伙人石清盼律师的妻子、儿子春节期间一直奋战在河北省河间市抗疫一线,身为同一家医院医生,却17个日夜不能相见。石律师一家人抗击疫情的感人事迹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国内多家媒体纷纷转载,北京市律师协会、全国律师协会均给予高度评价,我们事务所也在第一时间向石律师及其家人进行慰问。当得知河间市疫情在河北省属于重灾区且目前疫情形势仍很严峻的情况后,事务所立即决定将部分捐助款捐赠给河北省河间市人民医院,以解当地抗疫燃眉之急。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智合:在选择定点捐赠的医院时,有哪些方面的考量?

陈国琴:前线医护人员都在超负荷运转,更让人揪心的是医护人员防护装备缺失。所以我们第一批的捐助接收医院选择了武汉同济医院,因为他们的病人数量多,床位多,属于武汉比较大的定点救助医院。第二批的医院选择,我们考虑到了病人数量多,且医疗资源相较武汉更为落后、医疗物资更为紧缺的黄冈市四家医院。第三批的医院选择,我们考虑了河间市疫情在河北省属于重灾区且目前疫情形势仍很严峻,河间市人民医院承担了极重的防疫工作,为支援河间人民抗击新冠肺炎,我们进行了捐助。

智合:在物资的采购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又是如何解决的?

陈国琴:自2月7日,事务所疫情防控专项工作组向总所和十四家分所的同仁发出捐助倡议书后,捐赠小组立即通过各种渠道寻找紧缺物资,因政府已经对紧急医疗物资进行了兜底采购收储的安排,所以国内物资的采购极为困难。我们也考虑过采购进口物资,但真正执行起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比如,此前我们预定了韩国的KF94口罩进行捐赠,已经与前线医生确认符合捐赠标准并下了订单,但后来销售方这批物资无法按原定时间到港和交付,所以我们要及时调整方案。物资采买面临很多的不确定,包括物资来源、医疗物资的手续是否齐全等,整个过程都非常艰辛。

武汉封城的情况下,如何进行物资运输才能确保医院能收到我们的捐助成为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在联系比对了多家物流公司后,我们第一批物资捐赠选择了京东物流。京东物流得知我们向前线医院捐助医疗物资后,分管负责人为我们开启了绿色通道,上门取货并优先安排发送,充分体现了京东的社会责任担当。在进行第二批物资捐助时,为保证4家定点医院能尽快收到医疗物资,我们紧急联系了在黄冈有派送优势的邮政EMS,EMS特意为我们申请了绿色通道。自2月14日发出物资,到2月18日黄冈收到物资,EMS的运输效率非常给力。在这里,要特别感谢EMS和京东物流的爱心传递!

智合:这次的疫情是全国人民一起的一次战斗,有没有哪些小细节让您深受感动?

陈国琴:整个捐助过程中让人感动的事情太多了,自2月7日尚公疫情防控专项工作组向总所和十四家分所的同仁发出爱心捐助《倡议书》,短短几天时间就收到总分所同仁的爱心捐款355866元。除了积极踊跃捐款外,在捐助过程中我们的热心同仁们齐心协力、高效协同,包括与医院对接联系、物资打包、粘条运输等工作,才能以最快时间完成前三批捐赠,使医疗物资和捐款及时到达前线,缓解前方医院物资短缺。整个过程中都有赖于大家爱心接力,才使得这次捐助行动圆满成功。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千里不辞行路远,时光早晚到天涯,这些援助只是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小小的一个缩影,五湖四海心系同一座城市,他们用自己最平凡的身姿,在这场“战疫”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新冠”疫情的阻击战纵然艰辛,但在所有人齐心协力的配合之下,终究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我们无惧“战疫”路途遥远,是因为知道总有一天会到达目的地。

斗智斗勇,五家律所的捐助实录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4-06-29 11:06
下一篇 2024-06-29 11: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