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通维权“绿色通道”让民工不再“忧薪”

来源:交汇点新闻客户端

交汇点讯 因在春节前后开展“百日维薪”行动掀起“讨薪风暴”,泰州被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司法部确定为“全国农民工法律援助品牌建设示范点”。在过去的四期行动内,该市“战果颇丰”:共成功办理讨薪案件1414起,为6918名农民工讨薪9371万元。春节临近,新一期的“百日维薪”行动已于近日展开。但引人深思的是,农民工“讨薪难”为什么一直是热点和难点?业内人士和相关专家认为,不仅要增强农民工法治观念和维权意识,提高各市场主体对于依法支付农民工工资的认识,还要打通全流程“绿色通道”,让农民工投诉“有门”。

“百日维薪”,暖了近七千民工心

“所有人都拿到了,大伙脸上有了笑容,干活也更有动力了。”12月9日,泰州万达保洁员陈某笑着说道。因受聘的保洁公司涉诉,包括陈某在内的65名保洁员,三个月共计40多万元的劳动报酬遭到恶意拖欠。海陵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立即到现场核实情况,与人社部门组建援助维权工作小组,帮助办理法律援助手续,并指派5名经验丰富的援助律师为他们进行诉讼维权。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65名保洁员全部足额拿到了自己的工资。 这是泰州“百日维薪”法律援助专项行动结出的又一硕果。泰州市司法局局长孔德峰介绍,近年来,农民工讨薪难事件频发,尤其在年关岁尾集中爆发,影响社会稳定和谐。从2016年开始,该市在每年底集中开展为期100天的“百日维薪”行动,四期共成功办理讨薪案件1414起,为6918名农民工讨薪9371万元。

“百日维薪”,缘何能暖了民工心?孔德峰认为,专项行动注重前沿后伸,实行从“工厂工地发现纠纷”到“拿回真金白银”一站式维权;加强部门协作,建立了住建、人社、法院、检察院等跨部门协作机制,将“泰州市建筑工人信息管理服务平台”登记注册的37000多名农民工纳入法律援助重点对象库;建成覆盖市县乡三级法律援助实体平台,依托机关、群团、高校等设立89个法律援助工作站点,有效化解了大批劳资纠纷,促进了社会和谐稳定,获得人民群众的广泛赞誉。

破解“讨薪难”,需打通全流程“绿色通道”

6918名农民工是幸运的,引人深思的是:农民工“讨薪难”为什么一直是热点和难点?江苏奕俊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勇认为,这不仅是由于农民工缺乏法治观念和维权意识,还有各市场主体对于依法支付农民工工资的认识要进一步提高。 今年7月1日,《兴化市工程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实施办法》正式施行。该《办法》把需按规定储存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的范围,从过去的建筑市政,扩大到交通、水利等工程建设,且应缴存保证金的比例与企业诚信度挂钩。例如,《办法》规定,对因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引发群体性事件的施工企业,新报建项目应当按备案合同价款的4%缴存保证金;而应缴存保证金前2年内未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的施工企业,且在银行开设农民工工资专户、建立农民工实名制管理信息系统并有效运行的施工企业,只需按备案合同价款的1%缴存保证金。“通过保证金差异化存储办法,来保障农民工的切身利益。”兴化市劳动监察大队大队长方振华介绍,施行近半年来,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同比下降30%,效果明显。 破解农民工“讨薪难”的关键,在于畅通制度化维权渠道,让农民工投诉“有门”。泰州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田璐告诉记者,虽然该市很多行政机关针对农民工欠薪问题出台相关的优惠政策,如法律援助机构对农民工讨薪案件一律实行经济状况免审查,对农民工讨薪案件优先受理、优先指派,优先办理。但在工作中,全流程、无障碍快速处置机制尚未真正形成,处置一般案件约1-3个月不等。在第四期“百日维薪”期间发生的32件群体性案件,几乎每件都牵涉2个或2个以上的部门联合治理问题。他建议,整合劳动监察、住建、交通、水利、公安、司法行政、劳动仲裁、检察、法院等工作资源,在农民工欠薪案件的案件受理、法律援助、证据保全、行政调解、先予执行、裁判审理、强制执行等各阶段实现优先受理、优先办理、快速办结,真正形成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的全流程“绿色通道”。

新经济新业态带来的“维权难”不可忽视

来自山东的李某,在泰州一家外卖平台从事送餐工作,去年在一次送餐过程中因中暑抢救无效死亡。海陵区法律援助中心介入后,及时与人社部门进行了对接,却因无法认定为死者与平台之间的劳动关系导致无法获得工伤赔偿。最终死者只能通过平台购买的商业保险获得赔偿。据业内人士测算,李某夫妇最终获得的赔偿金额与工伤赔偿相差约10倍。 当前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新经济衍生出大量的就业岗位,外卖行业、专车代驾、电商等新兴就业形态吸引了大量的农民工就业。田璐说,出于降低行业用工成本的考虑,这些领域普遍存在采取外包用工、临时用工、碎片化用工等形式来规避劳动法律法规,这给用工单位与农民工之间劳动关系的认定带来难题。在实践中,一旦用工主体经营情况恶化,或者农民工自身发生变故,难以认定劳动关系,维权难度将会明显加大。

更不可忽视的是,外卖配送员这一行业更多引发的,是因赶订单时间导致的交通事故。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泰州全市法律援助机构共接待关于送外卖引发的交通事故法律咨询53次,较2019年上升20.69%,既有外卖小哥发生交通事故自己受伤需要理赔,也有因赶时间撞人致他人受伤需要赔偿的情形。由于劳动关系认定困难,导致这部分群体受伤不能享受工伤待遇,发生事故需要赔偿也不能基于劳动者身份免责。 “需要有更多的‘硬着子’,来应对新经济新业态带来的‘维权难’。”田璐表示,只有对互联网经济发展浪潮下企业灵活用工模式加强跟踪,重点控减用工主体通过合法形式逃避国家劳动政策法规监管的行为,才能有效保护农民工合法权益。 交汇点记者 董鑫 通讯员 王珂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4-06-15 01:52
下一篇 2024-06-1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