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托婚骗转战互联网朋友圈

来源:全程防骗

“喂,儿子,你爸终于找到一个靠谱的‘公益红娘’了。”潘叔兴冲冲给儿子打电话,向他介绍自己刚刚注册的“e恋朝阳”微信公众服务平台。

朝阳区民政局社区服务中心公益福利科科长王衍昌告诉记者,“e恋朝阳”由朝阳区民政局社区服务中心和北京婚姻家庭建设协会联合打造,已经于今年1月24日启动,3月30日和31日将组织两场联谊交友活动。

在找到“e恋朝阳”之前,潘叔通过互联网寻找另一半的经历,充满波折。王衍昌告诉记者,互联网婚恋平台鱼龙混杂,信息不真实,欺骗、欺诈的情况屡有发生,像潘叔这样的中老年单身人士,尤其容易遭遇骗局。

案例

潘叔:彩礼给了,新娘找不着了

“我呢,退休前一直忙着工作,没工夫琢磨找老伴儿的事。等退休了,闲下来,才觉得一个人实在是太孤单了。”

年过花甲的潘叔说,自己把大半辈子的精力都献给了事业,自感对家庭亏欠很多,退休后,才重新感受到家庭的意义:“老太婆走得早,儿子成了家之后,也忙。我这逢年过节的,尤其觉得家里空空荡荡,冷冷清清。”

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潘叔从2017年开始认真考虑续弦之事。“儿子支持我,给我在网上注册了一个账号,可我看了看,觉得不靠谱。”

潘叔在一家互联网婚介平台上注了册,但他发现,网站并不能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手机号就能注册,你也不知道人家姓名、年龄、工作等信息是不是真实的。而且,要想了解更多信息,还得多花钱,几千上万的都有。”

记者在某婚恋网站注册协议中看到,虽然网站声称全力审核,但却强调不能保证信息正确、合法、可靠。而且指出,网站会员应独立判断交友行为,独立承担不利后果,网站不承担后果。

潘叔参加过一次网站组织的线下相亲活动,在活动上,他得知很多单身人士已经摆脱了婚介平台,自己组织起QQ群、微信群。这些以朋友、亲戚、网友等为扩散对象的社交媒介,不像网站那么“唯利是图”。

“参加群里面的活动,都比较便宜,吃饭、唱歌、郊游全部AA制,一次100元钱左右。”

有了网络上聊天的基础,相亲对象之间也显得更加熟悉。潘叔就是在一个QQ群里,认识了小红。

在多次网上交流后,他终于下定决心,约小红见面。

“人比我小十多岁,聊完了感觉真不错,虽然话不多但是很投机。”

在交友过程中,小红还送了几件小礼物给潘叔,其中包括一块被认为是定情信物的名牌手表。经过半年的互相了解,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小红提出了彩礼问题。

“她说要18万的彩礼,我一开始觉得有点儿别扭,但后来想想,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舍不得的?给就给吧。”在和儿子协商后,潘叔答应了小红的彩礼要求。

18万的现金交给小红后,接下来的一切,却没有朝着潘叔的美好愿景发展,而是急速向深渊坠落——准新娘小红找不着了。

而且,经专业机构鉴定,小红送给潘叔的那块“名表”,竟是假冒产品。

意识到自己被骗之后的潘叔,首先咨询了律师,之后去公安机构报案。“到了公安局,我才知道,不止我一个人受骗,当天就有4个人报案。

民警同志称我们这种事叫被‘放鸽子’,已经发生多起。”潘叔说,由于是在网上认识的,现在他也不确定小红的真实姓名是什么,“民警同志说,这给办案造成了很大难度。”

徐姐:同居半年,被原配堵门口

和潘叔的被骗经历稍有不同,徐姐没有被骗很多钱,但她的遭遇更难以启齿。

还不到50岁的徐姐,属于高学历、高职称、高级管理岗位人群,离异之后,曾通过婚姻中介机构寻找另一半。

“不管用,那些婚介,就知道收费,一次交一万,介绍几个,就没下文了。这种情况,也没法说婚介骗钱,他们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告诉你,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最可气的,我催得急,还被数落一顿。”

用徐姐的话说,“蹉跎了几年后”,她发现了互联网婚恋平台。相对于实体婚介机构,她觉得互联网比较透明。

“以前都是婚介帮我约人,婚介手里到底有哪些人,合适不合适,我也一头雾水。互联网上,可以查看各种各样的匹配信息,显得更加敞亮吧。”

经过大量的网络检索和线上交流,徐姐通过互联网结识了比他年长近10岁的老贾。“老贾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看起来气质很好,而且跟我一样,热情好客,兴趣广泛,我俩还有共同的朋友,所以就平添了几分亲近感。”

几乎是顺理成章的,徐姐和老贾“牵手成功”,并过上了同居生活。

“起初,我没觉得有什么异样,这么长时间孤身一人,突然有了个陪伴,还是有种幸福感的。不过,当我提出想正式结婚的时候,老贾的反应,开始不正常起来。”

徐姐渐渐察觉,老贾在刻意回避结婚的话题,她怀疑老贾有隐瞒:“我知道他在网上登记的信息是单身,他自己说是离异,但是时间一长,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在徐姐的再三催促下,老贾拿出了一本离婚证。但是,不久之后,徐姐遇到了尴尬一幕,她在老贾家撞见了老贾的爱人和儿子。“我被堵在门口,成了第三者。当时脑子就‘嗡’一声,完全蒙了。”这时,徐姐与老贾同居已有半年之久。

最后是老贾的儿子跟徐姐说出了实情。“他儿子说‘阿姨,您回去吧。我爸跟我妈分居七八年,但是一直没离婚。他这些年,借着互联网,骗像您这样的阿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徐姐实在不敢相信,老贾拿给她看的那本离婚证是假的。在徐姐之前,其他受骗的女性都没有认真找老贾要过离婚证,老贾专门找人做了假的,来应付她。

徐姐想寻求索赔,但是无论是网站、QQ群还是微信群,都没法保证注册者信息的完全真实准确。徐姐能做的只有通知QQ和微信群主,将老贾“踢出群去”。

“但是,谁知道他有没有别的群,或者换个身份接着上网行骗。唉,还是我自己傻,让一时的幸福感蒙蔽了双眼。”

说法

律师:婚恋平台“把关”最重要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杨晓波律师,近年来代理过多起以互联网为媒介的婚姻欺诈案件,他告诉记者,当事人应该在事后积极寻求法律援助,而更关键的是婚恋平台的“把关”必须严格。

“有些骗子,就是专门利用互联网的信息不对等,潜伏在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因为中老年人相对生活空虚,而且对互联网的防范意识较薄弱,他们尤其喜欢针对中老年人撒网,100人的QQ群,有一位被骗,骗子们也赚了。”

杨晓波律师透露,被骗的单身人士,往往拿不出婚托、婚骗的真实信息,这给维权增加了难度,“如果能有身份证号和照片,现在律师是可以申请公安机构配合,查找嫌疑人信息的。但是如果拿不出有效信息,维权和办案难度就大多了。”

他希望互联网平台能加强信息审核和准入,用尽量翔实的资料,筛除掉有不轨企图的人群,“比如身份证、照片、指纹等等,资料越细、审核越严,骗子就越望而却步。”

官方:实名婚恋平台已经上线

王衍昌告诉记者,“e恋朝阳”微信公众服务平台,将在3月30日(青年交友)和31日(中老年交友)组织两场联谊交友活动,单身人士可通过平台报名。

“我们考察了很多互联网婚恋平台,针对现在普遍存在的婚托、婚骗陷阱,最终决定以个人信息真实性核准化为保障,由专职人员进行管理和监督,为单身人士打造集交友、征婚、婚恋于一体的交友联谊平台。”

记者了解到,在“e恋朝阳”注册的单身人士,必须提供身份证、户口簿等在内的有效信息。服务平台的专职人员会对注册信息进行核实,从源头上把控婚恋平台的真实性。

据《北京晚报》

版权声明:本站发布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3-12-16
下一篇 2023-12-1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